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旨在平抑不良贷款率?广州农商行票据贴现大增89.19%

旨在平抑不良贷款率?广州农商行票据贴现大增89.1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2-08-20 11:39] [热度:]
html模版旨在平抑不良贷款率?广州农商行票据贴现大增89.19%

  在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微增背后,票据贴现扮演着重要角色。

  日前,广州农商行递交2021年经营“成绩单”。截至去年末,该行资产规模、营业收入均实现两位数增长,分别为11616.29亿元、234.81亿元,增幅13.01%、10.66%。但净利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28.43%、37.51%,分别为37.76亿元、31.75亿元。

  广州农商行基本经营指标表现难言理想外,记者注意到,该行去年不良贷款余额为120.50亿元,增幅16.88%,不良贷款率却仅微增0.02个百分点。

  广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增幅为何远小于不良贷款余额增幅?据记者梳理,或与该行大幅增持票据贴现有一定关联。

  拉长时间跨度看,2017年以来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一直在增长,同时,逾期贷款、重组贷款和垫款、资产减值损失也呈波动上升趋势。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骤增73.15%,但不良贷款率却仅上升0.46个百分点。也正是在这一年,该行票据贴现增幅达709.67%。对此,该行曾表示旨在降低风险。

  由此及彼,广州农商行去年的票据贴现增幅虽回落至89.19%,但在贷款和垫款总额中的占比却达新高,为14.02%,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平抑不良贷款率的作用。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快速发展的票据贴现业务背后也有隐患与风险。

  不良贷款余额增势不减 四年大涨170.70%

  整体而言,近年来广州农商行的资产质量不容乐观,且面临继续下行的压力。

  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末,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120.50亿元,较2020年末的103.10亿元增加17.40亿元,增幅16.88%。

  从不良贷款构成来看,公司贷款仍占最大比重。截至去年末,该行公司贷款不良金额104.74亿元,较上年末的87.77亿元增长19.34%,在不良余额中占比86.92%,上升1.7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率2.57%,上升0.26个百分点。

  广州农商行表示,公司贷款不良率之所以上升,是因为在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下,叠加新冠疫情冲击。经拆解,该行公司贷款不良主要集中于批发和零售业。2021年该产业的不良金额为47.94亿元,较2020年末增长248.35%;在公司贷款不良总额中的占比为45.77%,上升30.09个百分点;相应的不良贷款率为7.35%,上升5,6165cc金沙总站.13个百分点。

  事实上,广州农商行近年来的不良贷款余额在持续“膨胀”。

  2017-2021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依次为44.51亿元、48.05亿元、83.20亿元、103.10亿元、120.50亿元,增幅分别为7.95%、73.15%、23.92%、16.88%。4年时间,不良贷款余额增长170.70%。其中,2019年大增73.15%。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广州农商行披露2019年年报前不久,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该行原董事长王继康提起公诉。随后,该行又有多名高管“落马”。

  此外,广州农商行的逾期贷款也趋于增长。2017-2021年末,该行逾期贷款依次为59.65亿元、84.51亿元、142.23亿元、125.43亿元、317.49亿元,占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依次为2.03%、2.24%、2.96%、2.20%、4.83%。可以发现,2019年、2021年该行逾期贷款增长最快,增速分别为68.30%、153.13%,占比分别上升0.72个、2.63个百分点。

  2021年该行逾期贷款缘何剧增?广州农商行表示,受国际政治和经贸环境变化、新冠疫情爆发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部分客户流动资金紧张,暂时出现逾期欠息。

  与此同时,广州农商行的重组贷款和垫款大增。截至2021年末,该行重组贷款和垫款金额为195.30亿元,较年初增长128.61亿元,增幅192.84%。“在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下,叠加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本集团对部分借款人的借款合同还款条款作出相应调整。”该行解释称。

  记者梳理发现,该行重组贷款和垫款激增并非偶然。此前的2017-2020年末,该指标依次为39.95亿元、46.76亿元、108.08亿元、66.69亿元。而2020年较2019年得以大幅减少,据广州农商行披露,是因为该行持续加大风险化解及不良处置力度。

  在此期间,广州农商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也在持续增长。2017-2021年末,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依次为7.88亿元、59.69亿元、70.86亿元、78.93亿元、126.03亿元。经计算,2021年的增幅为59.67%,其中,计提信用减值损失125.40亿元,增幅59.71%。此外,四年资产减值损失暴增1499.67%。

  具体来看,以摊余成本计量的贷款和垫款,以及金融投资减值损失翻倍,是该行2021年信用减值损失大幅增加的主因。截至去年末,这两项指标分别为83.07亿元、12.61亿元,增幅达104.53%、119.45%。

  而计提较大额度的资产减值损失,“主要是为了在外部复杂环境和疫情冲击影响下增强抵御风险能力。”该行表示。

  大幅增持票据贴现 旨在平抑不良贷款率?

  虽然广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持续增长、不良风险敞口渐趋扩大,但奇怪的是,该行不良贷款率并未显著走高。

  2017-2021年末,广州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依次为1.51%、1.27%、1.73%、1.81%、1.83%。其中,2019年不良贷款率增幅最大,为0.46个百分点,但同期不良贷款余额增幅达73.15%;2021年不良贷款率增幅为0.02个百分点,但同期不良贷款余额增幅达16.88%。

  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大幅增加,不良贷款率却仅微增是何原因?据广州农商行透露,是因为该行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持续开展不良攻坚专项行动,制定不良资产专项处置工作方案,修订不良资产债权转让制度,完善激励考核机制,加大不良资产推介力度,加快抵债资产处置,提升不良资产处置效率。

  除此之外,记者注意到,广州农商行还大幅增加了票据贴现配置。

  截至去年末,广州农商行贷款和垫款总额为6576.63亿元,增幅15.60%。从贷款和垫款构成看,票据贴现增长最为强劲。截至去年末,该行票据贴现总额922.07亿元,增幅89.19%,占比由8.56%升至14.02%。而公司贷款和个人贷款增长放缓。公司贷款总额4070.27亿元,增幅7.15%,占比由66.77%降至61.89%;个人贷款总额1584.29亿元,增幅12.90%,占比由24.67%降至24.09%。

  票据贴现大增与银行承兑汇票密切相关。2021年该行银行承兑汇票总额为920.40亿元,增幅104.65%,在贷款和垫款总额中的占比由7.90%升至13.99%。

  对于票据贴现及银行承兑汇票大幅增长的原因,广州农商行解释称,主要是该行根据票据市场情况和内部资金安排增持贴现资产。

  拉长时间线看,广州农商行增持贴现由来已久。

  据记者梳理,2017-2020年末,该行票据贴现总额依次为52.19亿元、35.96亿元、291.14亿元、487.37亿元,增幅-31.10%、709.67%、67.40%。其中,银行承兑汇票总额分别为2.19亿元、6.00亿元、274.79亿元、449.73亿元,增幅-40.08%、4482.03%、63.67%。

  可以发现,2019年是个关键节点,这一年广州农商行票据贴现激进扩增。该行曾在更新后的招股书中解释称,受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以及趋严的监管政策的影响,该行积极调整业务结构,投资风格向中低风险转变,重视转贴现业务布局,加大低风险票据资产的配置;此外,该行将子公司潮州农商行并表,而潮州农商行由于业务风格谨慎,风险偏好低,倾向于投资流动性好的票据资产。

  根据不良贷款率=不良贷款余额/贷款和垫款总额的公式可知,通过增加相对低风险的票据贴现配置,可以推高贷款和垫款总额,从而达到平抑不良贷款率的效果。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大幅增持票据贴现也潜藏隐患。

  业内人士表示,银行票据业务快速发展并非皆为利好,也存在受理伪票、背书瑕疵、资料虚假、恶意挂失等风险。而近年来犯罪分子利用各种机会对票据业务进行诈骗的案子时有发生,给银行带来了巨大风险、造成了严重损失。例如,浙江民泰商业银行就曾发生过票据诈骗大案,该行一支行副行长利用职务之便,通过私刻公章、为空壳公司开票等手段,骗取多家银行资金合计达40多亿元,造成经济损失20多亿元。

  (洞见财经)

关键字:利来资源站官方
上一篇:没有了